《仁聞報》二零零五年五月號
 

何靜江嘆足球評述沒落!
 

CK堅持足球運述員不應賭波。
(文建嵐攝)

何靜江對旁述前景暗淡感無奈。
( 文建嵐攝)

在港台工作三十年之久,現任香港體育記者協會副主席。
( 文建嵐攝)

 

【本報訊】旁述了大半生的何靜江(CK),訪問當天身穿體育服,精神奕奕的他與實際年齡有很大距離。他手舞足蹈地講述自己的故事,投入的程度有如現場評述球賽一樣。

  有三十多年足球旁述經驗的CK自小便酷愛足球,經常觀看足球賽事。因哥哥何鑑光在香港電台擔任足球評述員,所以他經常隨哥哥走進直播室,亦因此對足球評述員的工作有了初步的認識。後來,在一個機緣際遇下,CK投考了足球評述員,他縱然有出色的評述技巧,可惜因聲線沙啞的問題,最後落空了。幸好,上天沒有埋沒他的天賦,有一次電台需要直播兩場「金禧盃」賽事,他便因電台人手不足而以臨時工的身分協助評述,一試之下反應奇佳,更受到賞識,自此便開始了他的評述生涯。

電台靠反應 電視重分析

  自一九七四年正式加入港台,他先後在多個電視台擔任兼職足球評述員。從電台走到電視台出任評述員,他認為「不能將電台的評述方法帶入電視台」。在電台評述一場球賽,「除了著眼於球員和足球的走向之外,球場上其地情況亦須絲毫不漏地交代出來,而且電台旁述不容許出現冷場。」所以電台足球評述員要有敏銳的反應,才可透過精彩的描述,引領聽眾投入每一場賽事。

  相反,由於觀眾可以透過電視看到球賽的畫面,因此在電視台為球賽評述,「最重要的是分析球賽中球員的踢法,現場的形勢,並非一般直述賽事那麼簡單。」

投入賽事 帶動氣氛

  說到當旁述員應具備的條件時,CK則認為只要喜歡足球,加上口齒伶俐便可。他形容自己旁述的特點是能快速閱讀球賽,相對其他年輕的評述員,他能夠更快投入賽事當中。另外,激進的評述方式是CK另一個特點,他表示,旁述員有責任將場內緊張的氣氛形容出來,令人有同感。假若球賽旁述如和尚唸經一樣,整個球賽也會變得沉悶。

  「工作了數十年,我完全未曾厭倦過,而且可以為自己的興趣去工作,是一件難得的樂事,我可以從工作中得到滿足感和自豪感,當然我同時享受工作。」

  在三十多年的評述生涯中,他論盡大大小小的球賽,當中最難忘的是首次坐飛機到新加坡,為香港隊在世界盃外圍賽作現場直播旁述,結果香港以一比零勝主場的新加坡。他憶述這場球賽,香港隊爭出線,場內外都氣氛緊張,加上自己首次出外評述,因此印象特別深刻,至今難忘。

見證轉變 歷盡興衰

  縱橫評述界多年,磨練出一身「真功夫」的何靜江,對於這行的前景,他帶著滄桑的聲線以「暗淡」二字來形容,他說:「現在的資訊發達,一般的球迷很容易得到有關賽事的資料,不用再由評述員引述。」再者,足球已經與賭博掛掛鉤,他慨嘆「真正懂得看足球的人愈來愈少,他們只是根據數據去投注,沒有技術分野以及漠視體育精神。」

  「賭波我是很早已經贊成,因為香港的足運已經大不如前,希望藉著賭波重新振興本地球市。」可惜事與願違,賭波合法化並未令本地球市再現生機。回想昔日的旺角球場,每逢周末定必座無虛席,然而如今卻門庭冷落,他指出,香港足運沒落,最主要是欠缺球星,「以前能夠吸引球迷入場,皆因有多隊出色的球隊如南華、精工和寶路華等,他們擁有胡國雄和劉榮業等球星助陣。」

  CK的人生觀是「不斷向前、不斷學習」。他認為:「要不斷增值,充實自己,瀏覽更多足球資料,而且凡事都要了解清楚。所謂一代新人勝舊人,如果自己不配合時代改變作出適應的話,根本難以再在電台和旁述界立足。」

記者:梁倩詩、文建嵐
編輯︰張曉恩、張駿芬

 
 This site is best viewed with 1024x768 or above resolutions and Internet Explorer 5 or above
 Website designed and maintained by Excecutive Committee of Our Voice of Hong Kong Shue Yan College
 © Copyright 2005 Our Voice, Hong Kong Shue Yan Colleg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