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2-2019

仁大第三十六屆畢業典禮贊辭:查良鏞教授榮譽文學博士

23-12-2010

以下贊辭由鮑紹霖教授撰寫及於典禮上宣讀

校監閣下:

本人極感光榮,得以向你引介查良鏞教授,接受本大學榮譽文學博士學位。

查良鏞教授的事業多彩多姿。最重要的是:他創辦了本港備受尊敬的《明報》,和廣納百家言論及創作的《明報月刊》。他在海內外華人知識分子間地位尊崇。

此外,在公職方面,查教授歷任廉政公署諮詢委員會、法律改革委員會、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等組織的委員及政治體制小組召集人、基本法諮詢委員會委員及執行委員會委員等重要職位,對本港極為珍惜的“法治”及香港回歸的世紀大事貢獻甚大。

Prof Cha and Dr Hu

查教授的著作範圍遍蓋歷史學、佛學、民間藝術、電影劇本、影評、翻譯與及他著名的政治及社會評論,而傳播最廣、影響最深遠的就是他的“新派”武俠小說文學。眾所周知,查教授以“金庸”為筆名,寫了15套中、長篇武俠小說,銷行超過三億冊。雖然查教授已“封筆”近四十年,他的作品仍不斷翻印,且被翻譯為英、日、韓、泰、越南等多國語言,讀者數以千萬計。眾所周知,他的作品早為電影及傳播產業所採用。至今,超過60套電影或電視連播集取材於他的武俠文學,此外還有廣播劇和舞台劇,另外衍生的還有漫畫、動畫、電腦遊戲,甚至以他小說為名的主題公園,深入全球華人男女老幼的人心,查教授的武俠文學也已豐富了中國的民俗傳說文化、文化產業以至旅遊產業。

因為他對中國文化的影響,查教授備受國際學術及文化界尊崇。迄今,他已獲9間海內外大學頒發榮譽博士學位,及19間著名學術機構—包括劍橋、牛津、北京、清華等頂尖大學—禮聘為名譽院士或名譽教授。此外,他得到了14項國內外的獎狀、勳章或勳銜,包括3項終生成就獎、英法兩國三項勳銜、香港“當代文豪”的稱號及“大紫荊”勛章。另外,查教授也獲得國際天文學會以他的筆名“金庸”命名中國發現的一顆小行星的榮譽。其實,查教授的讀者也許已非正式地頒給了他一個特殊的勳銜: 他們親切地稱他為“查大俠”—因為他不但提出並且實踐了“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的理念。

因為查教授獨創一格的武俠小說文學的各方面的特點、造詣、卓越和吸引讀者之處早經學界前賢們多所描述。畢竟,“金學”現在已成為大學研究專題之一,而且坊間已有超過三百多冊的專論著作—本人無須多說。這裡,謹以本人親身的體驗為他的武俠文學瘋魔讀者的力量作一註腳: 60年代時舍下頗為貧窮,只能逐本租閱查教授寫的武俠小說,每次租書後,在只有十多分鐘的回家路程上,本人已急不及待地看完全書,有時還忍不住立即急步走回書店,換租下集—卻忘記家中父親在等著看剛交還的一集! 此外,本人于1973年赴美修讀高等學位課程,曾經多次夜闌人靜時有並不認識台灣同學扣門求借“金庸的武俠小說”,並叮囑切勿讓其他台灣同學知道—那時,查教授的著作在台灣是在被禁之列的。茲茲小事,已顯示出查教授的武俠小說文學為好幾代的海內外華人都提供了不可或缺的心靈滋養。

查教授熱愛中國歷史而且終身不怠地研究—在他的武俠文學的虛構世界內,早已穿插了不少歷史人物、地點及事件。而在2004年,80高齡的查教授開始了劍橋大學的歷史博士研究課程,完成了一篇關於唐初繼位的論文之後在今年七月獲頒博士學位。他的熱誠和毅力實在是我們的典範。

正如百多年來眾多熱衷於推進中國現代化的知識分子一般,查教授深受一些西方先進理念—例如民主、自由等影響,並在他的武俠文學及事業裡展現及實踐。令人佩服的是,在這些崇高理念耀目的“光環”下,查教授仍能注意到中華傳統的精華亦有其獨特的貢獻;最重要的是,他緊守著中華民族百多年來的夢想—構建一個統一、強大、民主和獨立自主的現代國家。一直以來,“反清復明”是武俠小說常用的主題,也是查教授一些作品的故事主線。但他並非狹隘的漢族中心主義者—認為皇帝只要是好的,是否漢人只是次要。也許他最後出版的《鹿鼎記》的最後一頁裡反映了他對中國各族和諧的憧憬和愿望:當主角問及誰是生父時,身為妓女的母親也不清楚,但她記得最後的五位客人卻包括漢、滿、蒙、回、藏人,雖然只出於嬉笑式的描述,但“五族共和”的理想卻儼然就在這裡體現了。

查教授系出大陸名門世家,但他卓越不凡的成就卻是個人的才能及在香港多年奮鬥的成果。他深受歡迎的武俠文學作品嘉惠了數以千萬計的讀者,尤其重要的是—對中國現代歷史只有片段、被割斷及撕裂了的認識的香港讀者們,尤其較年青的—傳遞了中華民族百多年來的追尋—即構建一個統一、強大、民主和獨立自主的現代國家的理想。對我們畢業生而言,查教授是終身學習傑出的榜樣。

本人恭請校監向對華人世界貢獻良多的查良鏞教授頒授本大學榮譽文學博士學位,以資表揚。

來源:《樹仁簡訊》12月號

Bookmark and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