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1-2019

胡懷中來信 (四)

29-04-2019

光陰如箭,轉眼間,這學期快走到尾聲,我們又迎來一年一度的獎助學金頒獎典禮。每逢這個時候,我總會想起一位離開我們快將34載的樹仁故友,即使我倆從沒機會認識過。

那是1985年的7月,夏日的天氣悶熱難耐,一個突如其來的壞消息打破樹仁校園的平靜——我們的校友廖業允因救人而跌落石壁水塘的引水道,不幸地被洪水奪走了寶貴的生命。

廖業允1983年畢業於樹仁社工系,畢業後在東灣莫羅瑞華學校做輔導員,出事當天,他正帶一班學生外出郊遊,不料其中一名學生洗手時不慎滑落引水道,另一名同學欲上前拯救,也不小心跌入水中。先跌下水的學生掙扎爬了上岸,但第二名學生卻被水流帶走。廖業允沿路連跑帶跳跟隨,最後跳入水中救人,非常不幸,二人均淹沒在湍急的水流裡。

兩日之後,拯救人員證實,師生二人一同罹難。樹仁師生皆感悲傷莫名。當時校長鍾期榮博士隨即決定,成立一個以「廖業允」命名的樹仁獎學金,每年頒發予社工系成績最傑出的學生以紀念廖業允。哀傷之餘,我當時也有另一番複雜的情緒。在廖業允校友離世之前數月,我博士班畢業後差不多一年,離開加州回樹仁服務。離港多年後,要重新適應香港的生活與環境,短時間內拿捏好校管的工作及辦公室文化,內心也是有很沉重的包袱。那時有這一個念頭浮現過:真的要留下來,在這裡工作嗎?

我沒機會認識廖業允,因為他是早在我到樹仁前已從社工系學畢業。但得知他縱身救人的那一天,我開始有另一個念頭生起——這位校友在樹仁接受了什麼樣的教育?是什麼讓他心繫自己的學生?教育的要義是什麼?或許我該留下來,花一些時間,在校園裡尋找這些問題的答案。

這一留,就是34年。每日接觸校園事務,對管理、對教育,我都慢慢了解得更多。敦仁博物是樹仁大學的校訓,我們期望學生珍視仁心,博學廣納,而在一切學問技巧之前,仁心是最重要的。我們並不是鼓勵大家捨身救人,而是希望樹仁師生都能珍視像廖業允校友一樣的仁者之心,以所學之長,心懷他人,服務社群。

4月24日是獎助學金頒獎典禮的日子,願我們藉此一天,靜心懷念廖業允校友,勿忘他曾經給予我們,及未來持續餽贈我們的滋養和啟廸。

胡懷中

2019年4月

來源:2019年4月號 [Chinese only]

Bookmark and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