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2019

胡懷中來信(三)

29-03-2019

樹仁建校接近48載,升格成為大學超過12載,近半個世紀一路克勤耕耘,走到今天,我時常想,仁大是一所怎樣的大學?

今天,全球大學都追求排名,而排名往往跟在權威期刊發表的論文數目及質量有密切關係。許多學者在研究方面承受極大的壓力,不得不衡量輕重利弊,有時無奈地得就輕教學。樹仁也注重教學和研究,不過相比之下,我們更重視每一位學生的學習歷程。仁大是一所罕有的「教學型大學」,多年來我們一直堅持所有老師,即使是地位尊崇的教授級學者,每學期也一定要授課一門科目。他們從課程設計、授課、課堂互動、解答提問,務必事事親身上陣,因此,仁大並沒設有教學助理一職。

知識的傳承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全靠老師的用心,也要靠學生周而復始的切問而近思。因此,仁大為確保這種師生關係能恒久被保存,一直堅持沿用傳統的課堂管理方法,例如:點名記錄出勤率、缺勤扣考等。

來到大學階段,同學們被視作為成年人,理應自持自主,為什麼還要用這些方法來管理呢?不少同學都有過這樣的疑問。相比小學、中學,大學教育基於對學生獨立學習能力的信任,不會每堂課都給學生留課後習作或由老師天天檢查功課,而是透過課前閱讀參考書目、思考一些議題,在課堂間師生共同討論及解決這些議題,來促進知識的傳遞和吸收。不過這個過程,歸根究底還得要靠同學們真真實實地參與課堂,與教授思考碰撞而促成的。

課堂提供了一個特別的時空,

讓師生在高度專注的狀態下去進行智力與思維的角力

 

我很記得,在美國加州讀大學的時候,同學們也會經歷「上堂?不上堂?」的煩惱。青春寶貴,課堂之外,可以做的事情還有很多,實習、兼職、交朋友……因此,當時大學校園衍生一個奇特的產業——槍手:同學們僱人去替自己上堂簽到,甚至抄筆記。有人賺錢,有人蒙混過關。我的同學們大多天資聰穎,翻翻筆記,死記硬背一下,也不會肥佬。不過到後來,也是有一些人為此而開始感到遺憾錯失了寶貴的學習機會。

我當時沒想過要僱用槍手,一方面是自知天資不夠,另一方面,我也是蠻珍惜與這些教授面對面交流、提問的機會。如果單單是死記一些知識,自己躲在圖書館閱讀也是可的。其實課堂提供了一個特別的時空,讓師生在高度專注的狀態下去進行智力與思維的角力。學生有不明白的,可以即時提問;講師也可以透過學生的即時反應,去判斷自己究竟教得好不好,思考如何改善教學質量。

未來的日子,我們將繼續和老師們攜手,改善教學質量,務求為同學們提供更有趣、更有啟發性的大學課堂。另一方面,我也希望同學們能理解仁大的課堂管理,積極投身參與課堂,享受師生間面對面交流的樂趣,真正做到教學相長,師生共勉。

胡懷中

2019年3月

來源:2019年3月號 [Chinese only]

Bookmark and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