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2020

研究成果:從墨家、名家及縱橫家的文本中重構中國古代心理學(符瑋博士)

30-11-2017

首席研究員符瑋博士。

此項研究獲研究資助局「教員發展計劃」(Faculty Development Scheme)資助,為期兩年(2014-2016),並由輔導及心理學系副教授符瑋博士擔任首席研究員 Principal Investigator)。

「戰國時代的心理學史相當精彩,儒家和道家固然極有價值,但同時期的諸子百家也有很多精彩的部份,所以我希望重新用心理學的角度,探討當時文獻中呈現的心理學。」符博士表示過往研究主要集中於儒家和道家,而較少著墨於其他流派。因此他藉著是次研究計劃希望能探討其他學派,如墨家和名家(公孫龍子)及縱橫家《鬼谷子》的學術思想。

在研究成果方面,符博士發現墨家和公孫龍子就論題有不同的觀點,例如墨家認為石頭具有堅硬、白色和石頭三個特性,這些特性都是由外在世界的性質設定好的,所以每個人看石頭都是白色、摸石頭都是堅硬的、而都會知是石頭。但公孫龍子則以心理學觀點,指出人只能每次呈現一種不同的知覺(例如用手接觸才知道是硬、用眼看才知道是白),這些知覺是相對的而不是絕對的,而最後人在整理知覺後才能將這些知覺的綜合命名為「石」,而這個「石」也只是一個在心理意識(神)中的一個符號,因此,決定我們對「石」的認知不全在於外在世界的物件,公孫龍子更以視覺殘象(目以火見而火不見而目見神不見而見離,即有知覺但無外在刺激)及條件反射(以捶打手但手不知,即只有外在刺激而無知覺)去論證外在世界刺激和知覺與否並非等同。可見公孫龍子是認知心理學方面的先驅。而研究另一成果是重新發掘縱橫家的心理訓練技術,特別是訓練辯士的技巧。

七種訓練

符博士舉例說,《鬼谷子‧本經陰符》其實是配合《本經》的七種練習,當中描述的七種技巧和書中的內容相應,包括龍(腹語發聲),龜(專注訓練)、蛇(意象訓練)、熊(演技訓練)、鳥(幽默訓練)、虎(辯論訓練)及魚(逃亡策略),而符博士亦將之應用到現代中學辯論員的訓練之中,發覺是非常有效果的。

被問及研究計劃的困難時,符博士認為難點在於字義查證的工作。他歸納了墨家文本較常出現生僻字、以符號作為表達方式、以及某些字與現代中文的理解有差距等現象。舉例來說,「知(上)心(下)」字在文本中可理解為心理學「知覺」(perception)的概念;而「廉」則意指罪疚感。又例如鬼谷子中的「反應」,不是現代「回應」之意,而是只「追溯過往的句子(反)、找出被隱藏的信息 (應)」的技巧。因此,符博士和助手花費了相當多的時間去重新理解和推敲文本的內容。

最後,符博士以「柳暗花明又一村」總括整個研究,因為每當他在研究過程中感到茫然時,總會有一些新的轉向,或遇到一些人與他進行討論,繼而產生一些新的觀點。他憶起在發表中期報告的時候,曾有學者向他提出非常重要的觀點,從而使他在翻查文本能夠作出適切的選材並作出相應的調整。

符博士展望將來能仿效英國劍橋大學李約瑟博士的工作,將中國科學史中的心理學相關部份向國際加以推廣,讓更多人得以接觸和參與討論。

[來源:2017年11月號]

Bookmark and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