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0-2019

敘事傳統與題畫胸襟

27-04-2017

作者:張高評教授(香港樹仁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系主任)

編者按:香港樹仁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系主任張高評教授,最近出版兩本學術專著:《比事屬辭與古文義法》(臺北:新文豐出版公司,2016)、《唐宋題畫詩及其流韻》(臺北:萬卷樓圖書公司,2016),並於20171月和2月在香港中央圖書館舉辦新書發布研討會。張教授認為,專著涉及的敘事傳統和題畫技巧,分屬前瞻性議題和創造性思維,研究視角比較專業冷僻,值得用科普語言,重新演繹一番,故撰寫了本文。

張高評教授。

三四十年來,東西方學界熱衷討論抒情傳統,作為中國文學的一大傳統。世界漢學界、兩岸三地學界雖也探討歷史敘事學、小說敘事學,卻大多借鏡西方敘事學理論,來附會比較中國的敘事作品,幾乎未將敘事定位為中國的文學傳統。其實,中國本土有源遠流長的敘事傳統:《春秋》,首開經學敘事傳統,影響《左傳》、《史記》之歷史敘事、文學敘事。《左傳》、《史記》之敘事傳統,又影響了《漢書》以下史傳、傳記、傳狀、墓誌之敘事傳人,志怪、傳奇、變文、話本、小說、戲劇之敘事模式。推而廣之,樂府詩、敘事詩、歌行體,也都不離這個敘事傳統。以上論述,是新書強調的第一個重點。

《春秋》是中國敘事傳統的源頭

敘事,作為中國經學傳統、史學傳統、文學傳統,如何進行詮釋解讀?其方法要領如何?是新書凸顯的最大亮點,當然,也是核心重點。因為,《春秋》是中國敘事傳統的源頭,「屬辭比事」既為《春秋》的創作論,順理成章也就成了閱讀《春秋》、詮釋《春秋》的方法利器。《左傳》、《史記》既領受《春秋》之敘事傳統,也就同時傳承了「屬辭比事」的敘事藝術。孔子作《春秋》,主要透過其事、其文,以體現都不說破的言外之意。《左傳》、《史記》發揮《春秋》敘事的傳統,憑藉史事、史文,以表現左丘明與司馬遷的歷史哲學。傳奇、小說、戲劇、樂府歌行,則轉化《左》、《史》的敘事,亦經由事與文,以表現作品的旨趣。

敘事一詞,首見《周禮》〈天官〉、〈春官〉,同音通假,或作「序事」,當以「敘事」為正。就語源觀之,敘,指先後、尊卑諸次第。對於事件的次第,作刻意措置安排;辭文的寫作,作巧妙調適設計者,皆得謂之敘事。清方苞說義法,稱「言有序」,最切合敘事之本義。由此觀之,中國傳統敘事,講究「敘」;與西方敘事學,強調「講故事」之「事」,自有異同。只要掌握其事的排比對比,推敲其文的損益修飾,就可以理解作品的匠心,推求作者的本意。猶藉形傳神,立象見意、順指得月,即器可以求道。

詩與畫異質而同趣

「國畫畫意境,題畫題胸襟」二語,是本港知名散文家董橋先生對拙著的題詞。國畫展現胸中丘壑,題畫追求傳神寫心。筆者新書《唐宋題畫詩及其流韻》,主要強調詩歌和繪畫的創意組合、跨際會通。世所謂「詩情畫意,相得益彰」,只是其中一個面向。詩與畫異質而同趣:由於同趣,故會通較易;因為異質,所以借鏡可成。蘇軾稱王維山水詩,詩中有畫;說王維山水畫,畫中有詩。王維與蘇軾,都長於繪畫,工於作詩,唯有詩畫兼擅,才能突破時間藝術與空間藝術之疆界,進行跨領域的新奇組合。色彩、線條、光影、留白,本是繪畫塑造形象的媒介,今轉化體現於詩歌中,就成了詩中有畫的特色。由於表現媒介不同,繪畫短於抒情,拙於表現動態、過程、感覺、敘事,詩人變靜為動,化場面為過程,筆補造化,既傳神又寫心。詩與畫,可以相互輝映,相得益彰。詩畫相資為用,彼此交流融合,展示創造性思維。

杜甫詠畫,窮神盡態,功同造化。宋元以後題畫詩,遂以杜甫為典範宗師。杜甫題詠畫松、畫馬、畫鷹、畫山水諸篇,尤其精彩。所作26首詠畫詩,開創後世題畫技巧者有三:一、巧構形似,以真擬畫:凸顯畫作之逼真妙肖。二、借鏡畫法,作為詩法:體現繪畫遠近高低,光影布局。三、因畫興寄,傳神寫心:憑藉畫裡乾坤,寫出胸中丘壑;比興寄託,富於遙情遠韻。杜甫詠畫詩,尤其妙在詩畫相資,相得益彰,啟發後人無限。如一、化靜為動,化美為媚:就畫中「最富於孕育性之頃刻」著墨,往往氣韻生動,包蘊無窮。二、拓展意境,筆補造化:突破繪畫之侷限,發揮尺幅千里之氣勢。三、離形得似,再現畫面:以詩詠畫,如實展示畫面內容,此為詠畫題畫之基本手法。

蘇軾工詩能畫,為宋詩代表,猶唐詩之有杜甫。蘇軾作詩學杜宗杜,又有所開發。蘇軾詠畫題畫,無論畫竹、畫梅、畫馬、畫花鳥、畫山水,多體現禪趣、詩思、畫意。詩、畫、禪之共同交集,蔚為遊戲三昧,追求超脫自在,無拘無束之境界,與蘇軾提倡之文人畫、寫意畫若合符節。除外,比德興寄、畫外傳神,更是題畫之慣技。就山水畫、詠物畫之題詠而言,蘇軾題畫詩144首,題詠山水之作凡37,詠物之作48,其最大特色為詩中有畫之經營,畫中意境之拓展。其層面大抵有三:一、平遠迷遠,廣漠無涯,尺幅而有千里之勢。二、包孕豐富,象外見意,題詠畫馬、畫雁、畫仕女、畫山水,多含不盡之意見於言外。三、將無作有,虛實相成,落實創意發想,使山水畫有可居可游之逸趣。要之,借題發揮,不黏不脫為蘇軾題畫之基本法則。

來源:2017年3月及4月號合刊 [Chinese only]

Bookmark and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