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2019

李文烈博士謝辭

18-01-2017

謝辭由劉康龍博士翻譯

胡校監、各位校董、教師、嘉賓及畢業同學:

得悉自己應邀獲頒香港樹仁大學「榮譽社會科學博士」,我實在感到意外,亦感榮幸之至。

讓我尤為高興的是,該榮譽學位乃是表彰我們過去25年在協青社所做的工作。

協青社的成立可追溯至1983年,當時我腦中只是隱約有個念頭,有見於那時問題兒童日益增多,他們離家出走,流落街頭。我認為社會應該有所作為,為解決這個問題做出努力。1989年,香港社會服務聯會針對青年問題作了一項全港性調查,結果表明「危機介入」的服務有存在的必要性。於是,這個模糊的概念便開始有了雛形。

1990零年,我把想法用文字寫出來,並諮詢了一眾從事青年工作的專業人員。1991年,我們把理念真正付諸實踐。在一間1,000平方尺的舊公寓,我們開設了香港首家24小時服務的男童危機介入中心。我們以每年1元的象徵性租金從土地發展公司(現為市區重建局)租借該址。這裏之前是一間「魚蛋檔」,扭開水龍頭,流出來的都是黃褐色的濁水。即使如此,我們有了自己的地方!

自那時起,協青社便因提供各種開拓性創新服務而聲名鵲起。正如我剛才所提到,我們成立香港首家危機介入中心,在無需官僚架構介入的情況下全天24小時為青年人提供協助。我們建立香港首個24小時電話熱線服務青年人;比政府提早5年推出「深宵」外展工作;我們是首個在香港以商業企業形式開展就業服務的機構。我們亦是首家開設全週24小時「服務中心」的機構。我們成立了香港第一所(亦是唯一一所)「嘻哈學校」。協青社的社工從1991年的8人增加到今年的160人,若非他們的竭誠努力和辛勤付出,這一切是不可能實現的。

協青社擅長處理在傳統上被稱為「邊緣青年」的青年人問題。事實上,該術語在香港已歷經變更—從「邊緣青年」到「雙失」青年(失學、失業),之後又改稱「雙待」青年(等待入學、等待工作),如今的時髦叫法則是「隱蔽青年」。

然而在協青社,我們不使用這些稱謂。我們堅信社會不存在這類年輕人。在協青社,我們所接觸的只是一群在艱苦環境中努力成長的年輕人。他們掙紮求存,需要得到鼓勵和支援。我們所做的便是給予鼓勵和支援,並為他們提供發展的機會,使他們可以再度重拾自己,重新邁出人生之路。協青社所有工作人員竭誠奉獻、辛勤工作,方才取得今日的成績。我謹在此致意,獲樹仁大學所頒發的這份榮譽中有他們的一份功勞。我代表協青社所有成員,對樹仁大學致以衷心的感謝。

協青社所幫助的多數青年人並沒有在學術上取得建樹,有也寥寥可數。事實上,他們中許多人甚至沒有完成中學教育。然而,我們發現,他們雖然不擅長數學、物理、英語等,但在某方面卻具備特殊才能。只要賦予他們適當的機會去發展這些才能,必將碩果累累。同時,他們亦會為自己所取得的成就感到驕傲。關鍵是提供機會給這些年輕人,並鼓勵他們。

在座各位親愛的同學有幸在樹仁大學求學。然而,就如協青社的很多青年人珍惜機會一樣,你們也要珍惜並利用樹仁大學給你們提供的機會,日後不僅為自己和家人,也為我們的社區做出更多貢獻。你在樹仁大學所受的教育,為你的人生道路開啟了一個美好的起點。沿著這條道路,你們昂胸闊步,勇往直前,去建設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多年來,過去的樹仁學院、現在的樹仁大學,一直為香港的青年人提供別具一格的教育機會而聲名遠播。

樹仁大學乃香港高等教育領域的先驅,致力於為青年人提供與別不同的教育

機會,今日獲頒「榮譽社會科學博士」,我深感榮幸。

我衷心感謝香港樹仁大學肯定我在這項事業上的努力和工作。

謝謝各位。

來源:2017年1月號

Bookmark and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