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1-2019

歷史系系主任李朝津教授談加強香港史和學生實習

30-11-2016

歷史學系新任系主任李朝津教授於今年9月履新,接替退休的鮑紹霖教授。李教授加入仁大前,是國立臺北大學歷史學系教授,2007至2009年間曾出任該系系主任一職。李教授在10月中接受《樹仁簡訊》記者訪問,談及他對課程和學系發展的看法。他說歷史學系將加強香港史的內容,並為學生物色實習機會;又期望同學能多與外間接觸交流。

問:《樹仁簡訊》記者

李:李朝津教授

 

問:樹仁歷史學系課程一向較著重中國史,對此你的看法如何?

李:樹仁歷史學系課程基本上已很成熟。我們目前有中國史和世界史兩大範疇,另近年也加強了香港史,成為課程的三大組成部分。我們的基礎課程可以說頗為完備,今後會增加一些專題科目,讓同學對某些課題和主題有更深入的了解。至於具體會增加哪些科目,則要與同事共同商討和研究。

以歷史學系現有的資源和香港目前的環境而言,著重中國歷史是合適的做法。但我們同時重視從世界的大環境和大背景下,去認識和討論中國歷史。因此,我們在三年級和四年級分別開設了Study of Western and Chinese Historiography、Globalization and China、China & Europe in the Making of Modern World和China in the Contemporary World等科目。這些科目不但拓寬了學生的視野,也為他們帶來了比較角度。

問:可否談談加強香港史的原因。

李:我雖然一直在台灣從事教學和研究,但近十多年來,我也察覺香港大專院校的環境氣氛和學術研究重點,越來越重視香港本身的發展。香港史的課程內容,各院校目前仍在開發和探索之中。除了基本科目如香港通史外,我們正思考從香港本身的發展,香港與周邊地區的關係,以及香港在近代世界發展中所處的位置等不同的範疇,去建構我們的香港史課程。我希望修讀香港史的學生除了多了解香港外,還能在世界這個大背景下,去認識香港。

問:在一些本地和海外大學的歷史學系,公共歷史(public history)和口述歷史(oral history)的發展方興未艾,對此你有什麼看法?

李:不少院校的歷史學系有開設公共歷史科,但因理念不同,教授內容各有不同。樹仁歷史學系目前沒有開設這一科目的計劃,但如果將來資源許可,條件成熟,不排除會有這個可能性。如果學系同仁商討後認為有此發展需要,起步之初或可先以專題講座的形式進行,如邀請博物館或美術館的專家來主持。如日後發展下去,能舉辦持續性的講座,說不定可以成為獨立科目的基礎。同時為了給同學謀求實習機會,學系也打算與本港一些組織如博物館、美術館等進行聯繫。

問:可否多談一點你們為學生物色實習機會的計劃?

李:實習是應用歷史的概念,剛才你提到的公共歷史和口述歷史,可以說也屬於應用歷史的範疇。所謂應用歷史,簡單來說,即如何將歷史應用到現實上。在本學年,學系開始與外間機構聯絡,嘗試為學生找尋一些長期性的,與應用歷史相關的實習機會。我們正與一些義工團體接觸,看是否可以在暑假期間,安排同學到該團體從事有關香港史的資料搜集工作,以及發掘一些過去被忽略或鮮為人知的歷史。我希望今後可以加強課程的應用性和實用性,其中一種做法,是邀請這些構機的代表來主持講座,或組織同學參訪這些機構。

我認為,學系也可以思考如何把攝製紀錄片的知識和技巧,加進課程之內。過去,史學方法科訓練學生如何寫歷史,如今,有需要同時訓練學生如何用影像,即相機、攝錄機甚至手機去「寫」。我認為初期來說,可以把這內容併入史學方法科內,待日後資源許可以及教學內容成熟後,可考慮獨立成科。

問:對於歷史學系的未來發展,你有什麼看法?

李:學系希望通過與其他大學的交流合作,推動學生多與外界接觸和交流,增長見識。為此,學系已開展了與海外大學的接觸,藉此安排學生進行交換學習。我們已與馬來西亞拉曼大學(Universiti Tunku Abdul Rahman)和日本一橋大學(Hitotsubashi University)展開商談。在不久的將來,還會與另外兩三間大學進行磋商。我們也將接觸美國的大學,如密蘇里大學(University of Missouri)的學者會在11月訪問樹仁。另外,我們鼓勵學生參加大學本身的境外學習計劃(Study Abroad Scheme)。

對於學系未來的發展,由於我剛上任,需要與同事溝通,了解大家的想法,之後才能進行規劃。我認為只有大家取得共識,有相同的目標,才會把事情做好。

問:本學年,歷史學系的通識文憑課程(Liberal Studies Certificate programme)不再開辦,原因何在?

李:通識文憑課程數年前開辦時,其目的是協助有意從事教育工作的同學就業。但近年選修人數大幅下降,學系檢討後,經學術委員會同意,本學年起已停止開辦。我想,這與有意教書的學生減少有關。

問:你認為樹仁歷史學系有什麼可借鑑台灣的大學?

李:我想談一談應用歷史方面。我在國立臺北大學推動應用歷史的教學,已有三至四年。初時只是要求學生提交紀錄片功課,之後校方提供資源,我們便聘請了一名導演,教導同學基本的拍攝技巧。當我構思如何將這方面的知識和實務技巧與其他學科結合,形成一個科目時,我便來了樹仁。我想,有了這一經驗,將有助我與歷史系同事,探討如何在樹仁推動這方面的發展。我曾就此事與大學的研究辦事處接觸,辦事處認為歷史學系可探討與其他學系,如新傳系合作,或透過參與外間的專題項目,讓學生開展這方面的嘗試。

問:你接觸過台灣和香港的學生,兩者有什麼較為顯著的分別?

李:我看兩地學生的分別是,台灣學生比較「乖」,願意花較多時間讀書;而香港學生則比較活潑,較為「坐不住」。各有優缺點,問題是如何能利用和發揮各自的優點長處。

來源:2016年11月號 [Chinese only]

Bookmark and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