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2-2018

樹仁創校師生對談會‧黃志涵 余淑華 吳少華

01-12-2015

對談會在主教學樓 LG3新傳系影視製作中心進行。左起:余淑華、黃志涵、吳少華、張仲華。

對談者簡介:

黃志涵先生:1971-1974年間在樹仁書院任職,為樹仁首任註冊主任及社會系講師。

余淑華女士:1971年入讀樹仁,社工系首屆畢業生,1979年出任樹仁首任學生事務主任,1980-1993年出任助理註冊主任。

吳少華女士:1971年入讀樹仁,社工系首屆畢業生,1980年重回母校,接替余淑華出任第二任學生事務主任。

編者按:2015月11月2日,已移居加拿大的黃志涵先生、余淑華女士和現居香港的吳少華女士,到樹仁探望胡鴻烈校監和前教務長許賜成先生。3人之後應邀出席《樹仁簡訊》舉辦的對談會,暢談1971年樹仁創校初期的情況,以及學生事務主任一職的「誕生」和早期工作。對談會由《樹仁簡訊》總編輯張仲華主持,歷時約35分鐘。為控制篇幅,編者對對談內容做了删節。

文字記錄:謝天恩先生

 

主持:首先請黃志涵先說一下,鍾期榮校長在1971年初跟胡校監打算創辦一所專上院校,之後找你來幫忙。鍾校長是怎樣找你的?當時校監、校長的想法又是怎樣?

黃志涵:當時我跟鍾校長在浸會已共事一年,之後鍾校長就離開了[編者按:1971年4月]。我當時仍在浸會工作,她來跟我說,她想創辦一所大專學院,理由就是因為她看到很多學生沒有合適的地方繼續讀書。她問我願不願意跟她一起到一家新創的院校教書,那年暑假我就一直跟她在商討。

當時校長的說法很有趣,她說:離開浸會以後,我是想開一所院校,可以繼續從事教育工作。我初時想,她應會辦一家幼稚園,因為幼稚園學生多是天真可愛!(笑) 但後來她所有朋友、同事都跟她說:「你不要開幼稚園,應要開大專!」他們覺得校長只開幼稚園很大材小用,所以她就開始籌辦樹仁書院。

主持:黃先生,我之前看過一些文章,說到胡校監一直支持校長辦一所大專,其實你跟校長共事的時候,她有沒有說過誰影響她最深?

黃志涵:我想他們兩人是分不開的,就是校長、校監兩人都是在堅持同一個理念,就是為香港創造一個大專教育的環境。他們倆的影響力是分不開的,雖然我們會見到校長、校監兩人常有爭吵、發脾氣等情況。(笑)但其實他們的心都是合一的,沒法分開的。我在樹仁年代,和校長的接觸很多,每天也有10多個小時相見;但跟校監的接觸就比較少,校監律師行的事務很忙。但他仍然時常回樹仁,也會問一下註冊處和學生的事。就只有這些機會,我才能跟校監有接觸。

主持:黃先生,你曾在《樹仁簡訊》提及,是校長邀請你加入樹仁。當時她的精神面貌是怎樣的?

黃志涵:她很有信心。雖然初時其他人都認為她不行,但她仍然很有信心。她隨即就組織一個「很有名望」的校董會。為什麼說「很有名望」呢?因為校董會的成員都是社會賢達,如新聞界的胡仙、會計界的陳普芬等等。校長從頭到尾都很有信心。我決定跟她開始在樹仁工作,才回浸會辭職。當時我覺得在一所新的大專院校工作,會比在浸會來得要好,因為一切都全新開始。

樹仁書院跑馬地成和道校舍。

主持:請余小姐說一下,你是第一屆學生,你覺得樹仁當年是一所怎樣的院校?而校長的精神狀態又是怎樣呢?

余淑華:我當時中學剛畢業,對樹仁的感覺只是覺得它是一所新的大專院校。為什麼我會入樹仁呢?我印象中是看到報紙說這所院校招生,而因為樹仁有開辦社工系。當時我也報讀了其他院校,但是社工系比較吸引我。我起初很有興趣當記者,也想報讀新聞系,但後來不知怎的,報讀了社工系。我聽說鍾校長在社會科學、社工方面非常知名。其實我當時坐巴士去到成和道,才知是到一座洋樓報名。這已是40多年前的事了,但記憶猶新。我初來報到,不知誰是校長。大家知道鍾校長是一個很傳統的人,一直都穿長衫;但我那時什麼也不知道,也不期望會見到校長,只知道可以讀大專就好了。後來才知道她是校長,她很「得意」,因為她長得很矮小。

其實在讀書過程中有很多趣事,像黃先生所說,她是一個很傳統的人。我們當時是「大學生」,但她也會在門外等我們上學,看我們有沒有遲到。我們回校要簽到的。我想,雖然1971年的社會風氣不像今天的開放,而且也已經是「大學生」,理應不會像中學一樣嚴謹。我們當年遲到要罰站的!(笑)所以這也是我們同學聚會時,津津樂道的笑話,看看誰曾被校長罰站過。因為那時只有一個門口。

黃志涵:或許可以補充一下,你剛才說到想加入社工系。其實當年校長是兼任社工及社會系的系主任的。校長當年在社工界已經很有地位,很出名。很多人都像你一樣,都是慕名而來的。(笑)

余淑華:對。所以我們能當她的學生,是很幸福的。她很疼惜我們。……又好像黃先生說的,她是我們社工系的系主任,她不斷幫我們爭取實習職位,尤其是當時樹仁只成立了不足3年,我們在三年級時就要實習,要分流,能夠找到實習機構,以樹仁與當時的條件來說,是不容易的。

主持:吳小姐,你也是社工系第一屆畢業生,為什麼你會選擇樹仁呢?你加入這所院校後的感受又如何?

吳少華:當年我會考後,很想讀書,卻沒機會入讀大學和其他院校,樹仁是一所新成立的大專,而且在港島,當時我也住在港島,所以我覺得可到這新校看看。那時我到了跑馬地,見到樓高三層的洋房,只有黃主任跟另一位職員在校,他們立即安排我面試。我覺得當時是很有要求的,但給了我一個讀書的希望。他們當時說:「只要你有心讀書,我就會收你。」校長也曾對我們說:「我不管你們成績怎樣,只要你有心機讀書,我就教你,不能在這玩!」我覺得這很認真。

當時不知道誰是校長。直到開學,校長訓話時,才知道「鍾期榮校長」原來是一位女校長!但真的似嗎?她體型真的很纖小,但她講話的語氣,行為舉止都像校長。她講話時的口音,我們那時不太會聽,但她很嚴肅,所以我們有時候聽不到內容,但也知道她想表達什麼。她的決心與她要我們認真讀書的要求,我們也會很清晰地接收得到。這是我初到樹仁時最深刻的印象。

已故鍾期榮校長在成和道校舍。

主持:黃先生,早期建立註冊處的制度,你覺得有什麼困難?

黃志涵:困難是學生流動性很大,像社工系、社會系開課時,各有60多人,但到學期末時,只剩下30多人,其實各系都有類似問題。就是說學生初加入時,都不是太肯定會修畢學科,在修讀中途到了外國也大有人在。但其實開學不久後,同學都對樹仁的課程有信心。第一,因為樹仁的講師很年輕,帶來很多新知識。以我為例,我當時也是社會系的講師,我會用當時較新的資料作講義。

註冊處建立了一個很嚴厲的「不准作弊」的風氣。那個時代,不少大專院校流行著一種作弊風氣。但是我在註冊處時就定明,絕對不容許任何人作弊。所以每一次考試時,除了老師要去監考外,註冊處所有人員也要去監考。有一次新聞系考試,真的有人作弊,我就親自抓著,他再也不能考試,就將他的試卷零分處分。所以兩、三年以後,樹仁的學生可以保持一個誠實的態度,不懂就不懂,懂就回答。就是沒有人再敢作弊。我想這對創校早期建立嚴格校風是很有用的。

主持:當時鍾校長、胡校監,甚至你本人,對學生流失會不會有點詫異或失望?

黃志涵:其實沒有失望或詫異,這很正常的。你在浸會,甚至崇基、新亞等,也是這樣。很多學生當時視大專是一個跳版,很多學生很喜歡去美國。所以讀了一個學期,取到成績後就會離開。我不會覺得失望或詫異,因為要去的就要去,留在這裏的,就自然會留下。雖然學生少了,但其實也沒有太大影響。但說實在的,學生少了,士氣真的會有打擊。(苦笑)

主持:樹仁從第一年跨入第二年,你的工作有什麼挑戰?

黃志涵:第二年就沒有很大困難,唯一困難就是教室不足。所以每年我編全校時間表時,就很困難了。第二年有許主任[許賜成]加入,所以自第二年起,我跟他一起工作,他對校務處帶來很大幫助。

主持:其實校監、校長何時意識到教室不足,要物色新校舍?

黃志涵:我想他們在首年開學後不久,已考慮到這個問題。

主持:兩位當年樹仁的學生,第一、二年的學生生活,有什麼特別的感受?

吳少華:我想因為學生人數少,所以我們都認識所有學生。就算我跟黃主任幾人,相隔了40多年,還有保持關係。雖然當時我們還是學生,而黃主任是註冊主任,但我們的關係真的好得不得了,就算校長也是,每個學生也認識的。這是學校規模小的好處,就是大家不分彼此。

黃志涵:創校首兩年,註冊處只有數人,但也能夠做到任何一個學生在教務處櫃台出現時,我們已可以說到「你是吳少華,社工系,學生編號是712063。」(各人大笑)就是連學生編號也能背出來,所以學生對註冊處很有信心。當然註冊處的同事在開首幾年也很用心去記,但之後也記不下了!

余淑華:這就是小規模學校的好處,因為其他大學多只能認識到學系內的人。但樹仁整天說自己是「樹仁大家庭」,這是確實的。好像我們第一屆,其實我們幾個學系,如新聞、社工、工商管理等幾個學系的人,我們都全認識的,直到現在也有聯絡。新聞系當年學生人數很少,他們時常跑來找我們去玩。跑馬地時代的樹仁,是很特別的。……我很記得當年有一位阮雁明博士,我到現在最記得他的一句話,我也是這樣跟我的小孩說的,就是:「University,任你玩4年!」(笑)……剛才有人說到有同學流失,其實是有些同學到美國、加拿大等地升學。好像我最近在加拿大碰到老同學,他雖然只讀了一年樹仁,但他對樹仁仍是念念不忘。那一年樹仁生活給他一個踏腳石,讓他到外國升學。

主持:你是第一任學生事務主任,為何學校要成立學生事務處?學生事務處的工作又是什麼?

余淑華:我回樹仁工作,其實是校長邀請的。我讀社工,畢業後加入了小童群益會,處理學校方面的工作。我想校長找我回來工作,其實是看中我跟在學學生沒有距離這一優點。因為年紀相近,所以能夠理解同學的需要。那時因為學生人數增長,需要各方面的支援服務,包括他們的活動或學習需要,所以就要設立學生事務處。那時我們已從原來入學時的6個學系,增加到10個學系,分設日、夜兩組。……當時有一些獎助學金的申請,加上還有政府貸款,這是一個很大的工程。在學術、修選科目之外,還要處理其他「學生生活」的事務,所以校長認為有需要成立學生事務處。……

主持:我想今天時間差不多,謝謝三位。

前教務長許賜成(中)與余淑華(左1)、黃志涵(左2)、吳少華(右2)和高級註冊主任黃保芝(右1)合照。

來源:2015年11月號 [Chinese only]

Bookmark and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