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1-2019

中文系副系主任張高評教授談「學用合一」與「明體達用」

31-10-2015

中文系副系主任張高評教授建議中文系發展成「學用合一」的學系。

 

Q =《樹仁簡訊》記者

A = 張高評教授

 

Q:你在本學年加入樹仁大學。我們知道你是從台灣來的,請你介紹一下自己?

A:我1949年出生,今年66歲,在台灣屏東長大。高中以前,沒有到過台北。祖父在清朝同治年間,從福建到台灣,到我是第三代。父母已經往生,家裏除了太太以外,還有3個小孩。大學、博士就讀台灣師範大學,碩士在高雄師範大學完成學位。來此之前,在台灣國立成功大學任教。

Q:原本在台灣成功大學教書,為什麼選擇來到樹仁大學擔任教授?

A:原本打算明年1月正式退休,但是現任樹仁大學中文系系主任張少康教授,從去年12月多次邀請我來這邊奉獻自己所學。他的誠懇殷切,令我感動。加上我想到:「人生在60歲以前,追求的是成功;60歲以後,追求的是意義」,很希望可以憑着自己人生的經驗,與學術的心得,同大家分享,來幫助別人成功,於是就來這邊貢獻自己所學。

Q:從台灣來到香港,教書方面有什麼不同?

A:樹仁大學中文系的學生,我覺得可塑性極高。他們上課時很有感覺,也有反應,下課時有疑問,會跟老師提出討論。台灣各大學的學生,上課幾乎很少有反應。除非我們指名道姓的請學生起來回答,否則,他們都避之唯恐不及。這個可能是學風的關係。這方面我覺得樹仁學生相當不錯,有疑問立刻提出,表示學生認真聽講,並且在動腦筋。樹仁的學生很活潑,思路很自由,這是很好的現象。

Q:兩地教育方式方面有什麽不同?會引入什麼來樹仁大學?

A: 15年前,台灣高校的學生,來源有二,分別在白天和夜間上課。夜間上課的進修推廣部,程度和白天相差十分懸殊。在成功大學,我曾經教過一次進修推廣部。用鼓勵的方式引導他們,跟他們説:在成功大學,晚上與白天的大學生受教的外在條件都相同,不一樣的就是肯不肯努力。肯努力,夜間有可能和白天一樣好,甚至更好。先天不良,從此不可以再是失敗的藉口!我這樣鼓勵幾次以後,本來要讀5年的學生,讀到四年級時,就有4位考上了研究所,其中有1位後來還讀了台灣清華大學博士班,而且已經順利畢業了。所以,老師的鼓勵很重要。尤其是文科,讓自己有自信,就可以成功。

努力者不會輸在起跑點

Q:老師的鼓勵加上自己的努力,這種教學方式張教授打算引進樹仁?

A: 對。因為我自己就是實證,我生長在台灣最南部屏東恆春半島的鄉下,到高中畢業都沒有離開過那個地方。但是,我後來考上臺灣師範大學國文系,當時算是名校。大一國文老師徐文助教授,同樣來自台灣南部鄉下,給予我諸多鼓勵。當年剛剛考上,我深深覺得:比起台北都會區畢業的同學,在程度和素質上,根本是望塵莫及。既然知道自己不如別人,就持續努力了3年。到了大四的時候,成績名列全系140餘人的第二名。我這個在鄉下出身,幾乎樣樣都輸在起跑點的人,努力了3年,都可以不比別人差,樹仁大學的學生當然也可以。老師的鼓勵,加上自己的努力很重要。樹仁大學的學生底子好多了,我相信一定可以做得到。

學用合一

Q:張教授對樹仁中文系有何看法?

A: 第一,我很希望中文系和新聞與傳播系可以合作,課程選讀能夠交流。比如中文系的老師可以為新聞傳播系服務,教授一些像古典文學或寫作技巧之類的文化陶冶課程。希望新傳系也能提供中文系的學生選讀新聞傳播的專業技能,那就可以雙贏。四川大學文學與新聞學院的課程,就是這樣規劃和設計的。如果學生選了20學分的新聞傳播學程之後,就給予一張證書,就可以去投考新聞或傳播研究所、可以考記者,當主播,這個證書讓中文系學生更加有出路。所以,我對高校系所,有個建議:嘗試「把專業知識變成市場需要的技術」,畢業的出路一定看好。如何讓中文系成爲學以致用、「學用合一」的學系,這是兩岸三地學者值得關注的共同議題。

第二,向其他系行銷中文系。在成功大學,我當過文學院院長,知道文學院是全校9個學院中最弱勢的學院,甚至讓人覺得可有可無。管理學院的吳萬益院長獲悉我研究《左傳》兵法,就請我到管理學院企業管理研究所EMBA班開課。於是我規劃課程,帶著5位中文系的教授去開講,主題是“傳統文化與經營管理”,側重介紹傳統文化中的管理思想(哲學),如《周易》、兵謀、儒家、道家,以及禪宗之創意思維。前後開課兩次,學生近百人。那些聽課的總經理、CEO讚不絕口。中國幾千年來,沒有管理的理論,但是有管理的思想,管理的個案更多。傳統文化既然保存下來,自然有它的價值,不過必須努力發掘,善加利用。我還前往成大醫學院談「古代養生要領」,以及「創造性思維」。又曾經跟工學院前院長電機系王駿發講座教授合作,執行「電腦多媒體科技運用於漢學佛學之經典導讀與資料庫建置計畫」、「漢學佛學經典導讀計畫」,也都贏得好評。當時我要做的是:推銷文學院,讓他們知道文學院中文系專業知識裏面,也有他們需要、值得學習的寶貴資產。這樣,中文系受到重視,學術地位才會提升。中文系師生學養深厚,擁有極具價值的人文軟實力,可惜自己不珍惜,一般人也不清楚。所以,長久以來,就業沒有市場,就如同《莊子》寓言所言:學得屠龍之技,卻無龍可屠一般。某些極有市場出路的系,卻苦於沒機會接觸,也不太具備。由此可見,人文學養有待加強和推廣。如果大家能互補相濟,將可以雙贏,而沒有輸家。因此,中文系必須尋求和其他系合作,尋求出路和活路。同時,讓其他系覺得與中文系交流,只會更好,不會更差。

第三,推廣創意思維。創意,不管是規劃設計,還是經營管理;無論談吐思辨,或是教學研究,都十分需要。古今中外,一流文學作品、藝術作品裏表現的創意最多。這種創造性的思維,是任何系所、任何職業、階層的人都需要的。在傳統中華文化的文學、歷史、思想、藝術中,保留記載十分豐富,這種人文軟實力,值得重視,應該開發。我曾在樹仁大學演講:「創意發想與人文的軟實力」[2015年4月],都提到過。大家有興趣,可以上中文系網頁點閱。我研究怎樣從文學作品中提煉創意,前後歷經七八年,出版了4本論文集,一本專著。如果能夠推廣的話,我想對任何系所,以及產品研發,經營管理,定有啟發,都有幫助。

課程要講究「明體達用」

Q:具體來説,該如何實踐?中文系又該如何發展?

A:無論中國、香港還是台灣,這50年中文系的課程變化不大。但是時代不斷進步,中文系課程不太調整,就會被邊緣化。在台灣高校,我曾經擔任委員,評鑑過台大中文系,雖然它是台灣最好的中文系,但是一般中文系特有的弊病也存在,那就是不能「學以致用」。其他大學中文系,問題也相同。我認為中文系的課程應該注重轉化,必須跟實用結合。套一句宋明理學的術語,就是要講究「明體達用」。千萬不要誤會,這不是否定以前的課程規劃,重點是要結合其他範疇,使之體用合一,有點像理論與實用結合,學說與技術融合為一。就像修辭學,如果專談學理,學術市場不大,如果能結合其他應用學科,可以向廣告設計發展,結合到廣告系裏去。可以跟文學創作結合,展現最佳的文學魅力。又譬如詩、詞、曲韻文的課程,可以跟美術系、電子系等合作,發展文學動畫;史傳、小說、戲曲課程,不妨朝劇本寫作轉型;至於跟新傳系、工管系的互動交流,剛才已談過。這些只是舉例,只要有人認同,影響到一些人,就算成功。畢竟這是創新的觀念,不敢期望大家都跟從,只期待慢慢改變。但盡個人綿薄之力,能改變多少就多少。我的經驗:每一堂課50分鐘,嘗試花5分鐘連接到應用層面上去,不用花很多時間。以中文系的課為本體,連結實用的市場為導向,這是基本原則。

明年初接任系主任

明年1月16日以後,我將接任中文系系主任,這是本系張少康主任和校方高層的希望。關於師資的問題,現在有一些想法,還沒有跟學校溝通或跟註冊處聯繫。現時中文系的課程,某些專業一時師資不足,如何滿足學生的受教權?我想到一個解決方法,也許可以採取我之前在成功大學的做法,請一位或兩位這方面的專家,來做一個短期的專題講座,協同教學上若干課,另外一個老師再上若干課。只要選修這門課,都算學分。這樣的話,就可以機動性的補足師資不足的問題,讓學生在短期之內受到專業的教導。可不可行?當然有關細節,還需要跟註冊處、學術處請教。如果以後中文系要開什麼課,一時找不到專職老師,可以試試這個方法。當然這不是常態,而是應急。長久而言,還是要聘任教授。

Q:有什麽話對中文系的同學説?

A:中國文化傳統是一筆很可貴的文化遺產,蘊含極為珍貴的人文軟實力,是別的系沒有機會接觸到的。你若嘗試從一年級到四年級都進行跨學科學習,知道明體達用,做到學用合一,那將來畢業找工作,機會就會比別人來得多,出路也會比較好。因為,你的專業加上技術,將是無可取代的!

來源:2015年10月號 [Chinese only]

Bookmark and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