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2019

社工系同學赴美參加國際最佳老友領袖會議

10-11-2014

楊婷茵(左2)與老友和最佳老友合照。

香港樹仁大學社工系二年級學生楊婷茵,今年暑假(7月22—29日)獲選派參加在美國印第安納大學布盧明頓分校(Indiana University Bloomington)舉行的第25屆國際最佳老友周年領袖會議(Annual Best Buddies International Leadership Conference),與超過2,000名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義工和國際最佳老友的職員,分享服務智障人士和發展障礙人士的經驗和心得,並參加不同的工作坊和培訓課程。

「最佳老友」(Best Buddies)是一項國際義工運動,由美國非牟利公司Best Buddies International Inc.於1989年發起,旨在促進智障和發展障礙人士與正常人建立一對一的友誼,並協助他們就業和發展領導才能。在香港,「香港最佳老友」(Best Hong Kong Buddies)運動由扶康會負責統籌推動,香港樹仁大學是其中一個參與組織,而仁大社工系更是該運動在香港的初始推動成員。

楊婷茵同學返港後,寫下了以下文字,分享她的感受和得着:

在我還沒有出發前,當朋友問起我要到美國做什麼時,我會回答説:是去參加一個國際會議和一些領袖訓練。但當第一個活動展開時,我才感受到,這未來的10天,會是一個很奇妙的旅程,不是筆墨所能形容的。

「每個人都值得有一個最佳老友,沒有人應被遺忘。」這看似是一句很理所當然的話,但我和其他香港代表看到,香港的情況跟這句話的情況不太一樣。在這10天,讓我經歷最深的是不同國家與地區之間的文化差異。在我看來,香港的學生,無論是中學生還是大學生,都是過著十分「chur」的生活(「chur」一字為現代潮語,通常指忙得不可開交), 忙上莊,GPA,做intern…等等。說到做義工,或許會是同學們其中一樣活動,但通常也不會投放很多時間;相反,在其他國家,特別是歐美國家,同學的生活節奏好像沒那麼的緊湊,雖然成績對他們同樣重要,但他們卻不會只著重自己的未來,反而覺得做義工是重要的。例如我在那邊認識的一位墨西哥和一位秘魯的朋友,跟我分享了她們與老友的交往。她們和自己的老友會恆常的通電話,到公園散步,甚至到老友家裏探訪。當我聽到時,實在感到驚嘆不已,因為在香港的最佳老友活動中,不要說做家訪,也許能和老友通電話已經是很困難的事。

另外,兩地社會各界對智障人士的態度也有所不同。在香港,我們大多數的人都不太懂得和他們相處,有些人更會給予他們歧視的眼光。那為什麼我們不懂得和他們相處呢?就是因為我們從小和他們都沒什麼接觸,無論是在學校,在社區,大家好像都不會容易看到智障人士。反之,我看到歐美地區的社會就較能和智障人士做到共融的目標,例如,有美國本地的學生分享,在他們的城市裏,除了有很多為智障人士而設的學校,在普通的學校裏也會有較輕度的智障人士和他們一起學習。

我們不禁追問,那大家的程度不是很不同?課程不是很難定嗎?他們回答說:「對呀,但也沒關係了,重要的是讓他們跟我們一起學習。」可見,他們的社會普遍對智障人士都是抱著較接受的態度。我認為歸根究底,能驅使「香港最佳老友」運動有一個大躍進的方法,是改變大眾對我們的老友的看法和態度。

我相信,在我們去思量要安排什麼活動去推廣「香港最佳老友」運動前,我們先應從小做起——去學習真正地欣賞和接納所有老友,再加上我們各方努力的推廣,效果必定會事半功倍。

「如果一個夢只有一人在發,那麼這個夢就真的只是一個夢;但如果一個夢有一班人一起發,那麼這個夢就會變成現實了。」——約翰‧連儂

楊婷茵(左2)與老友和最佳老友合照。

來源:2014年10月號

Bookmark and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