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1-2019

記在校長身邊的二三事

05-06-2014

汪婷婷

[作者簡介:汪婷婷於1983—1993年出任樹仁學院校務處行政助理,離職後一直在內地和香港商界工作,現為日森科技發展(香港)有限公司董事。汪婷婷曾為香港多家報刊撰稿。]

2014年3月3日,剛從外地回港的我,在巴士上見到新聞簡報:樹仁大學校長鍾期榮於昨日凌晨在香港律敦治醫院病逝,享年94歲。特首梁振英說:鍾校長是偉大的教育家。

我反覆地看着新聞,心裏在想什麼,又好像什麼也沒想,過了好一陣,腦海的思緒才慢慢能夠告訴自己:校長終於休息了……

哲人遠逝,豐碑永存。樹仁大學就像一座昂然聳立的豐碑,記錄着校長40餘年為教育,為學子們辛勞篆刻的大學春秋!我默默地念想着:樹仁大學今日的成就,校長應是含笑而安息吧!

往事如煙,我有幸在樹仁校務處工作過10個寒暑,親眼目睹校長為樹仁日夜操勞,校長是偉大的教育家。我們比其他人有着更平實而真實的感受。

那是1983年的3月,我剛到當時的樹仁學院的校務處工作,灣仔萬茂里校舍已不敷使用,夜晚上課的學生部分必須安排到灣仔峽道的樹仁中學去。我按校長的吩咐,晚上去灣仔峽道為在那兒上課的教授和學生負責校務工作。

校長很多時會在萬茂里忙完,又走到灣仔峽道的樹仁中學去看教授們上課,而且,每一次都是靜靜地在窗外看着,她在關注每一學科學生對教授授課的反應。學生反應好,她就很高興;學生遲到早退,她會馬上了解為什麼。所以,我很少看到學生和教授遲到早退的。

有一天晚上,我在校務處忙着,等上課鈴聲響後,我才拿出匆匆忙忙「準備」的晚餐——麵包——來充饑。校長突然出現,問我:「怎麼只吃麵包?」我說:「今天有點趕,所以就買了麵包。」校長點點頭,和藹地對我說:「再忙,也要記得吃飯!」我笑着對校長說:「沒事,麵包也挺好的!」心裏第一次覺得校長對工作要求很嚴格外,還對職員很關心。我感到很溫暖。

到了發薪的時侯,我突然發現我薪金多了幾百塊,我去校長室告訴校長,說工資可能出錯數了。校長在案頭正忙着,她抬起頭對我說:「沒有錯,是我特意加給你的,以後要記得吃飯,不要只吃麵包。……」30年後的今天,我仍不能忘懷那天下午校長室的情景,仍然記得校長那慈祥而溫煦的目光!

相信我不是第一個被校長關懷的人。在後來的日子裏,我親眼目睹過校長對教授和學生的各種關懷,包括金錢方面的幫助。校長的慷慨從無用於她自己身上,相反,她對自己的節儉是從一飯一粥開始。我記得校長中午常叫校工尹叔去寶馬山的寶湖茶餐廳,為她買河粉,8元錢一碗的河粉,校長吩咐尹叔跟老闆說:吃不了那麼多,給一份6元錢的份量就好了。尹叔告訴我們,他每次都告訴校長,老闆給的是6元的份量,其實他自掏了2元。他說:「8元才一小碗,校長吃得太少了!」

校長常說,教育是百年樹人的事業,她把每一分錢都花在校舍的擴建、圖書館的建立、學校設備的添置。1985年寶馬山新校舍建成,一切都煥然一新,我看見校長家的老傭人娥姐來了幫忙,就興奮地跟娥姐說:「這裏比校長家裏漂亮吧?」娥姐說:「校長家那有這麼漂亮,全是用了幾十年的舊家什。」這話我信,因為校長每天開的那架小車,就是老掉牙的絕版古董。我還常常看見校長把用過的信封翻拆過粘好再用。在香港這個經濟快速發展的商業社會,辦教育是需要只管耕耘不問收穫的長年投入的。校長常對我說:「香港是花錢容易掙錢難。」又說:「年青人,可以用一輩子時間去掙錢,但讀書求學問卻是年青時那幾年要做的事。」校長在日常生活中,節儉每一分錢;在樹仁擴建上,卻是成千上億的投入,可見在校長眼中,再難掙的錢花在教育上都是必須的!

樹仁的教授很多都是社會精英,因校長力邀而來兼課;也有些是深造有成的校長的學生,他們受到校長的精神感召而回饋母校,校長對他們而言,自然是熟悉和親切。其實人們不知道的是,校長對每一位樹仁的學生,從他們報讀樹仁的那一天開始,就開始了孜孜不倦的關注。

我還記得那是香港大專學位奇缺的80年代,每年暑假招新生是最忙最累的工作,報考的新生每天在校門口排長龍,龍尾總是排到了皇后大道上。四五千份的報名表,校長會一份份的看。挑出給教授們面試的學生,教授們面試後,校長會再看教授們的評分,然後,她會給出錄取與否的決定,深怕漏掉了一位可造之才。 因長時間一絲不苟地批閱每一份學生資料,校長每一次都是累得眼睛血管出血。可她卻從未想過假手於人。

2008年我回去樹仁看望過校長,中風後的她還是在校長室,還是在辦公。她行動和說話顯得吃力和不便,但眼睛還是那麼清亮精明,還能記得我們,還親自拿起拆信刀拆信件,她還是關注學校的一切,她還是不會離開她的校長室。我再一次看到了校長非凡的堅毅和頑強的鬥志,她真是太值得敬佩了!

那時的樹仁,已是樹仁大學了,學校比我離開時,規模擴大了很多。我們參觀了圖書館綜合大樓和宿舍文康大樓等。校長和校監以一己之力,把學校辦成今時今日的規模,他們的付出,「偉大」二字何足道矣!

我也許是出於習慣,在參觀的過程中,很留心一些細節,例如走廊,後樓梯的清潔,大樓的管理等。因為當年樹仁的職員和校工都很明白,校長很緊張學校的環境清潔,甚至梯間留下的水漬,她會擔心教授和學生們滑倒。如今學校規模大多了,校長也沒有辦法一一去巡視了,我看到的還是一切都井然有序,可見樹仁的校風依舊,一代一代的樹仁人,敬愛着他們的校長,也愛着校長愛着的樹仁啊!

校長一輩子拿了多少個第一?從她是中國第一位女法官起,一生榮譽無數;但坐在輪椅上做大學校長至生命的最後一息,她也算是亙古未有的第一人!今天,她是息勞離去了,但樹仁大學「敦仁博物」的百年基業卻留給了香港千千萬萬的年青人,一代一代的樹仁人將傳承她的教育精神。

在我們心中,校長沒有離去,校長是真正的永垂不朽!

2014年3月10日夜

來源:2014年5月號 [Chinese only]

Bookmark and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