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1-2019

再造之恩 畢生難忘 —— 悼恩師鍾期榮校長

03-05-2014

作者:區榮光 [ 仁大社會工作學系 ]


當聽到鍾校長離世的消息時,腦袋一片空白,我前幾天還見到她的,我並不相信此事,但是,當消息來得更明確時,發生的事再也不容我否認了。

我望着報章上刊登校長的死訊,從前所發生的一幕幕浮現:

有教無類 以仁為本

本人自小家貧,在單親家庭長大,母親須獨力照顧4名子女,我12歲出來工作,除讀書外,假期便要到工廠上班,16歲時,工廠再容不下我後,便開始在碼頭工作,包括吊貨及搬運等。這段日子過得並不容易,我遇上了本校新聞系的一名女學生,她得知我的身世後,告訴新聞系的黃夢曦教授,黃教授立刻把事件與鍾校長分享,原來鍾校長是我5歲時為我主持畢業典禮的胡鴻烈夫人,她見了我後,一言不發,翌日校方安排我到社會系就讀,憑着鍾校長有教無類的精神,及保護弱小的個性,雖然窮苦,我得有機會進大學讀書。其實,校長也知道我課餘一直在外面工作,但校長並未對我作任何批評,因當時我們沒有接受政府資助,政府只向我們提供學費貸款,但未有生活津貼。我想當時校長是明白我們的情況,她也知道在外做工會令我們讀書分心,但也知我們是迫不得已,沒有生活費,家庭及自身又怎能過活呢?校長曾多次在不同場合透露她對我們半工讀的看法,訓勉我們堅持下去,她的話令我們放心兼顧着兩方面的事工,艱苦前進。

態度正面 勇於承擔

在學期間,我們面對着的鍾校長是一個以正面態度面對着困厄的老師,曾有老師在學期中突離職,校長二話不說,擔當我們的社工系主任之餘,還親自任教,直至找到新老師到任才交棒。當時,同學們不曾擔心,因為大家知道校長曾在香港中文大學任教社會工作,在浸會大學當社工系主任呢!

學生升學 大力支持

我畢業後,任職社會工作者,因為當時的社工是按着不同學歷被編配不同的工作層次,我既決定了畢生的職業是當社工,我應為自身的前途及將來作準備,當時我校的社會工作文憑並不容易與政府資助的大專院校銜接,縱使銜接,均需長時間就讀才能取得學位,故唯一的出路是到外國就讀,因外國承認我們所讀的是學位課程,我選擇英國,鍾校長不厭其煩替我寫信,最後我取得獎學金,到英國就讀社工碩士課程,在異地讀書不易,校長所教我的堅持及勇於面對困難的做人處事態度,大派用場,我當了一年全職學生,其餘的是有時工作,有時讀書,我當時在皇家基金會出任研究員,校長應在香港知道此事,我終可為樹仁爭一口氣。

知遇之恩 畢生難忘

及後,我因家中發生事故回港,但因香港九七過渡,不利找工作,校長知道我在香港,但打算回英,她在早上8時多致電我家,並請我立刻回校,我還記得校長說:「不要回去了,這次你若回去,再不易回港工作,那您怎樣照顧您的媽媽及外甥呢?」 跟着便拿了一些金錢,促我回英推辭英國的聘請,並留在母校出任社工系老師一職。

鍾校長是一個闗懐學生的老師,亦是愛護下屬的好上司。我與校長相處期間,她知道我因家事而心情未平伏,對發生了的事還未放下,她運用校內及校外不同的系統,令我參與各種不同的工作及事工,除教學外,令我過着精彩的每一天,漸漸忘記傷痛的日子,期望我能早日再站立起來。

諄諄教誨 容人之量

鍾校長敦品力行,每天早上10時前回校工作,晚上7時半才乘巴士回家;早上巡課室,主要是了解學生上課情況,學生們是否在正常的情況下接受教育。曾有一羣學生在上課期間偷吃早餐,校長立即推門進入課室,並加以訓誨,但並未作任何懲罰。與校長相處的日子中,她對我們視為己出,當我們做錯事及做得不夠好的時候,她會教訓我們,大概校長的母語是普通話,當她情急但又要以廣東話與我們對話時,她的快、狠、準又夾雜外省口音的辭鋒,往往令我們感到羞愧及傷感,校長在動氣的同時常說:「我把你當作自己兒女才會這樣說話,我對自己的子女也是這說的」。

大門常開 關懷下屬

其實,校長知道我們每天忙忙碌碌的日子中,難免有出錯的地方,但又希望立刻糾正我們,在愛之深,恨之切的情況下,才會動氣,她並不喜愛責罰學生的,改天再見校長時,她已經心平氣和,繼續和我們一起積極面對工作。

從我回來樹仁社工系任教不久,校長經常見我,校長教我對內及對外的應對方法及態度,面對着學術以至官方機構,必須既得體,又不得失對方,令事情得以順利解決,這才是良法。

2000年初,社工系主任退休,鍾校長接任系主任,本人被委派負責安排實習及兼任系內事務,同時兼顧社工系轉為學位課程的評審。

鍾校長充分了解各同事工作的概況,她在暑假期間,靜悄悄替我買了一個旅行套票,並積極地向我推介敦煌及榆林的風光歷史,並叮囑我遊玩完畢後再回來繼續工作。

我在樹仁大學工作就像置身家中,校長的辦公室大門是常開的,我們隨時可以見到校長。當校長宴客時,她會邀請我們一起吃飯,校內同事聚餐時,她也特意預留位置給我們一起聯歡,總之,我在樹仁的日子中,總是開心愉快的,並未有孤單的感覺。

鍾校長1999年攝於四川九寨溝。

鍾校長1999年攝於四川九寨溝。

道貎岸然 外冷內熱

校長外表嚴肅,但亦有幽默的一面,我曾經有一段時間工作繁重得透不過氣,她送我一份小禮物,用小盒裝好,故作懸疑,打開時原來是一隻塑膠小鹿,我看到她沒有大的反應,但我們覺得很有趣且感動,校長竟想出這個方法來安慰我。

身體力行 愛人如己

在評審期間,有關單位所提出的評審意見,如天上繁星那麼多,我每天都在回應提問,真的有點吃不消,一天校長請我到辦公室,並找胡校監一齊,她叮囑我回家好好休息,她與胡校監兩人接手,替我執筆,當年校長及校監已80多歲,我當時有點無奈,原來校長觀察到我的體力已到極限,擔心我倒下來,故要我回家休息。我兩天後回校,希望能繼續為評審寫報告,校長最終答應了,但她轉到另一角色去:她在我的身邊看顧着我,經常叮囑我不用太辛苦,否則過份透支,會弄傷身體。

律己寬人 面冷心慈

我在樹仁所用的一張紙以至一塊錢,校長從未向我過問,我在室內開動空氣調節,她在房間打開門窗透風,她個人方面節儉,但對人寬大,我們每天均吃午餐,她竟工作到可以一天內什麼也不吃,有一天她告訴我,她剛發現前一天什麼東西也沒有吃。上落班乘的是巴士,她要求自己甚高,但對別人卻很寬鬆。

奉公守法 操守為先

鍾校長經常教我待人以誠,在1998年,東區的社區人士拜訪鍾校長,並請鍾校長協助舉辦「東區積極人生計劃」,服務對象主要是區內的邊緣青年,校長認為是社會公益事務,一口答應,並派出老師及學生協助,校長每年均在活動的開幕禮及畢業禮出席,以表支持,直至她中風入院後,才把所有事工交給本人。鍾校長的誠意一直得到社區人士的讚賞。本人與校長共事學到的其中一項是操守,她叮囑我們在評審的準備以至回應,均要實事求是,切忌吹噓,不亢不卑,結果是喜是悲並不重要,以走內線手段取得學位也不見光彩,只要盡力而為便行。她從未有干涉學生參加社會運動,但只叮囑學生必須守法及注意人身安全,對我來說,與校長相處是從不為難,且有通情達理的感覺。

態度持平 極盡道義

雖社工系轉學位的評審並不容易,意見繁多,但校長並沒有對我作任何負面評語,只有帶着我向有關單位盡力爭取,從事件當中,給我看到的是鍾校長對人對事以公平出發,她觀察入微,鍾校長給我的啟示,就是我們只要盡心盡力做事,不須太計較成果。

評審翌年,鍾校長在跟我閒話家常時,把我調任為系主任,並立刻在信件中寫下來,確立我的位置,我才發現她一直看顧着我,到時機成熟,作出相應的行動。

當然,有關單位得知此事,立刻對鍾校長作出回應,他們大概的意思是確立的系主任太年輕且並未擁有豐富行政及學術經驗,必須撤換,方有機會由社工文憑轉為學位課程。校長的回應是她無意撤換系主任,若這是造成僵局的原因,她會選擇社工文憑不轉為社工學位了。雙方爭持不下,亦有其他人在斡旋,最後請了一個系主任,我調任行政系主任。誰在為我的存在挖空心思,絞盡腦汁以維護着我的自尊感,這是我們的校長鍾期榮博士!

校長在中風入院前,有一天,曾向我說她不能再看顧着我了,她當時看來健康,我百思不得其解,但同年的9月校長中風入院,這是否鍾校長的預感,我現在還不知道。校長在醫院,我替她執拾工作間時,我竟發現以往我在英國寄回來的信、賀卡、文章及作品,校長竟然一一保存下來,我所見到的鍾校長是長情的,心中是可以容納別人的一個偉大的教育家。

毅力驚人 努力堅持

鍾校長在病榻中還向我問及社工系發展的事,可想而知她對學校以至學系的發展多麽重視。鍾校長康復出院後,她每天的大清早回校,雖留校的時間不長,但對學校的動態及事務有充分的掌握。她努力地學習站立及走路,回校處理校內事務,她看到我們的文章及作品常會心微笑及點頭,鍾校長仁慈且堅毅不屈的精神是我們人生旅程的最佳榜樣。

鍾校長已離開我們,從她與我相處的日子給我體會到世界總是美好的,人間亦是有情的,我及我家庭活於困苦,孤立無援之際,一位有情感的教育家:鍾期榮校長給我接受大學教育,令我及我的家人得以脫貧。我在鍾校長的帶引下,我能站立起來,活得精彩,我感激鍾校長為我所做的一切。

「敬愛的鍾校長,您雖離開了我們,在我來說,您永遠活在我們的心中,您所教我的而我所學到的,我現在應用着,將來亦會在教學工作及人生道路上中繼續使用下去,亦會將您所教我的東西,傳授給學生並發揚光大,為母校爭光,努力為莘莘學子及社會的文明作出貢獻。」

來源:2014年4月號 [Chinese only]

Bookmark and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