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2-2019

楊紫芝教授致詞

03-01-2014

 

香港樹仁大學第三十九屆畢業典禮

楊紫芝教授致詞

 

胡校監﹑鍾校長﹑各位校董﹑老師﹑嘉賓及畢業同學:

 

我謹代表文樓博士及自己,感謝校監及校董會,頒授香港樹仁大學榮譽博

士名銜予我倆。今天,本人尤其欣喜能與著名藝術家文樓博士一同分享這份殊

榮,文博士的雕塑作品遍佈中港及海外重要地標。

 

去年,饒宗頤教授及黃仁龍先生在這裡受銜,本人深感榮幸能與他倆站在同

一禮台分享這份榮譽。饒宗頤教授及黃仁龍先生的名字可謂家諭戶曉:饒教授

畢生從事中國文化研究,取得輝煌成就,被譽為國寶;黃先生任律政司司長期

間,個人操守廉潔,全力捍衛法治,行事穩健低調,亦贏得廣泛讚譽。

 

2006年12月,樹仁宣告正名為大學,因此在香港所有大學中乃是最年輕一

員,同時亦是香港首所私立大學,但其聲名早已遠播四方。樹仁書院由胡鴻烈

博士及鍾期榮博士於1971創立,從書院蛻變成為大學,此乃香港高等教育史之

里程碑。為實現此目標,二位始創人鍥而不捨、鞠躬盡瘁、堅持理想不退縮,

著實令人敬佩。過去三十多年,樹仁大學未獲政府任何經費或道義支援,他們

孤舟獨行﹑卓絕奮鬥。

 

香港最重要的資產乃是香港市民 — 他們的才能﹑努力與承擔。教育的理念

是人盡其才。大學作為專上教育體系的主要推動中心,有兩大基本功能 — 透

過教學不斷傳承和創造知識;透過研究尋求真知灼見。在十五世紀,湯瑪斯‧

摩爾爵士曾說道:「教育以效用為導向 — 它為社會成員提供有效的途徑,以發

展其個人知識﹑技能及興趣;教育利於社會,把社會成員塑造成公民,同時讓

他們適應高技術工作。」由此,他為大學立下第三維的功能,即大學之社會功

能,囊括社會經濟﹑政治及文化發展等方面。

 

當今世界畢竟有別於十五世紀。航空交通縮短了國與國之間的距離,互聯網

減低了資訊傳輸所需的時間。全球化不再是奢談,已然成了常規。創意和科技

發展為日常生活帶來始料未及的改變。這些改變與社會繁榮息息相關,藉此人

們得以享受到更優質的生活。然而,這遠非事實的全部。

 

專注追求財富﹑享受及自身利益日益成為社會大流。貧富之間醫療與教育機

會極不均等。然則大學教育之核心價值從未改變,我們均負有使命。科技的進

步引領人們不斷向前邁進、取得突破;但是,我們也應承認人文學科(文學﹑

哲學﹑倫理學﹑歷史學及精神科學)和社會科學,包括文化研究﹑心理學﹑社

會學﹑人類學﹑藝術(即表演﹑電影及其他視覺藝術)對人類的貢獻,對人們

精神的滋養。

 

在三三四新高中課程推行前,學生被編為文科或理科班。基於種種因素,理

科遠較文科受歡迎,而理科學生很早就被迫放棄修讀文學及歷史等科目。新學

制取消了早期學科分流,使上述問題得到適度緩解。

 

在此,希望大家容許我談談個人較為熟悉的專業領域,即行醫及醫學教育。

行醫既是藝術又是科學。近年來,醫學日益趨向科學化,這是毋庸置疑的。日

新月異的科技突破促使診斷的方式愈加精確仔細,新一代藥物更具療效及針對

性,而副作用亦相對降低。器官移植技術﹑惡性疾病的有效治療﹑試管孕育胚

胎﹑基因工程,乃至先進生命維持系統的應用,均大大提高了藥物的療效,使

得醫生能更好幫助病人舒緩痛症并延長壽命。然而,現代的醫生雖能成功治癒

病人,卻往往未能盡仁者關顧的心。我們清楚了解,除了科學知識與先進技術

外,一所醫學院的課程還須具備人文教育。如此,我們方能培養仁愛關懷的醫

者,讓他們更好理解人類生存的意義。待他們畢業從醫,將可為病人及社會提

供更全面的關懷和照顧。借此契機,香港大學醫學院於2012年推行了新的人文

醫學課程。

 

大學教育重視人文及道德價值並非新鮮事。樹仁早在1971年成立之時,已

經將其列為其中一項目標。樹仁旨在訓練青年人「透過對國際及中國傳統價值

之了解,參與中國、香港在廿一世紀之發展。」我們應向樹仁兩位始創人的遠

見與毅力致以崇高敬意。

 

最後,我再次感謝樹仁大學頒予文樓博士及我的殊榮。謝謝!

 

來源:2013年12月號

Bookmark and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