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2019

文樓博士贊辭

03-01-2014

 

香港樹仁大學第三十九屆畢業典禮贊辭

文樓博士    榮譽文學博士

[ 贊辭由梁天偉教授及黃仲鳴博士撰寫 ]

 

文樓博士是當代中國香港美術界提倡中西合璧、融匯古今文化藝術與創新的

文人藝術家,享譽中外,成績有目共睹。

 

文樓博士一九三三年出生於廣東新會,兩歲隨全家移居越南,在那裡完成了

小學和中學,再負笈台灣上大學,先後學過哲學、建築和繪畫學專業,為他奠

下成為一位雕塑家的基礎。大學畢業後到了香港,辦報刊、建畫會、辦展覽,

成為狂熱的文化藝術活躍分子。六十年代,遠赴美國求學,眼界更大開,思想

益成熟,毅然走上一條遊走於中西文化,古今藝術之間的新路。

 

這條新路,是現代「文人雕塑」的路。他說,雕塑可分為兩大類,一是

「環境雕塑」,另一是「創作雕塑」。文樓可歸類為「創作雕塑」,是指他個

人不受環境觀念的影響,也不受服務對象的附加條件或外表的規限,實行自由

創作。「文人雕塑」的理念即建基於此。

 

中國傳統素有「文人畫」之說,為中華民族傳統優秀文化藝術之一,其獨特

風格在畫面上表現出詩、書、畫三絕,講求神韻、形神俱備、意象表達的美學

理念,這有別於西方傳統繪畫的重形似、追求再現的藝術本體觀。文樓學識淵

博,除美學外,在哲學、文學方面都有湛深的修養,尤其是對中國傳統文化的

景慕,致使他的作品具有東方意味和現代語境的魔力。由「文人畫」到「文人

雕塑」,便為文樓博士帶來獨一無二、成績超卓的殊榮。

 

不僅如此,除了意念外,文樓對每一件雕塑作品,製作過程都是親力親為。

現代的雕塑,多賴工匠的技術完成。文樓對鑄造、冶煉技藝的熟悉,已達專精

程度。一直以來,他深入研究化工學科的知識和金屬焊接工藝,運用在他每一

件作品中。他認為,一位真正的雕塑家,這些技藝一定要掌握到,不能依賴工

匠完成,作品這才更表達出一位藝術家的意念。因此,他的雕塑作品不僅具有

「文人語言」,還有「技術語言」;兩者融合的結果,他的作品堪稱傑作。

 

文樓在越南、台灣、美國求學,最後定居香港,能講一口流利的越南話、

法語、英語,粵語和普通話更不用說了。而為了探索西方文化發展的道路,遠

至埃及、希臘、意大利和法國等地,都有他的足跡;內地改革開放後,更走遍

神州大地,考察各地的文化藝術,尋找中華民族的文化脈絡,但終究他仍以香

港作為歸根之地。他深深體會到香港長期處於殖民統治和教養下,市民無論在

文化生活、政治與宗教信仰、意識形態等方面,都被「西方價值觀」所取代

了,中國傳統文化大大減弱;雖云香港的文化藝術美其名的「多元化」發展,

事實卻是「西方價值觀」的多元化,沒有民族文化價值作為依歸;一些藝術工

作者,不辨主次、朝秦暮楚,跟隨或抄襲外來風格,成為「雜取文化」,缺乏

原創性。於是,他提出「香港學派」之說,認為香港一直處於一個特殊的時空

裡,具有政治開放、經濟自由及文化思潮活躍的契機。「香港學派」就是在這

種環境下,逆流而上,藝術風格可分為兩種理念:

 

(一) 作品以中國文化精神為「思想內容」,用西方現代藝術作為「表現

形式」的藝術新風格。

 

(二) 以中國傳統藝術的表現形式,結合西方現代藝術思潮為其精神內涵

的藝術創新風格。

 

一語以貫之,要兼容東西方文化。這正是文樓提出「香港學派」的精要所

在,也是他作為一個純粹的藝術家,承擔起倡導香港文化建設的重任。

 

文樓口中的「香港學派」,不僅表現在雕塑;還體現在一切的藝術領域,

如油畫、版畫、水彩、攝影、景觀設計等。藝術涉獵之廣,同輩之中,鮮有能

及。但成績最為可觀的,還是他的雕塑,他的作品不僅屹立港九、中國大陸,

還屹立美國、德國、瑞士、日本、新加坡等公眾場所。在香港、菲律賓馬尼

拉、法國巴黎、美國紐約、韓國、英國、奧地利維也納、瑞士日內瓦、北京、

台灣等地都曾展出他的作品;分別獲得為美國紐約國家美術設計學院金牌獎、

中國第六屆全國美展特別獎,中國雕塑家學會終身成就獎,和日本大阪博覽會

「香港館」製作獎。在這領域,堪稱無人可代替。

 

劉再復說:「現實主體確是藝術主體的基礎,作家的氣質、性格、人生態度

和世界觀確實可以影響藝術主體的形成和制約文學的審美風格。」所以,「文

如其人」、「風格即是人」,文樓謙謙君子,是道德、學問有口皆碑的文人。

他不是「躲在象牙塔」的人,而是入世的,他關心社會,具延續文化傳承的使

命,積極投入各種藝術的交流活動,還任教於中港高等學府,傳承藝術薪火。

 

校監閣下,基於以上所述,授予文樓博士榮譽文學學位,不僅是我校的光

榮,也是對文樓博士在藝術領域上所取得的成績,和貢獻的肯定。

 

來源:2013年12月號

Bookmark and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