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1-2019

黃仁龍博士演講辭

15-01-2013

香港樹仁大學第38屆畢業典禮

黃仁龍博士演講辭

[ 以下講辭由劉康龍博士翻譯。]

胡校監、各位校董會成員、饒教授、各位教授、教職員、同學、嘉賓:

我僅代表本人和饒宗頤教授,對樹仁大學頒發這項殊榮表示衷心的感謝。兩年前,我曾於貴校的畢業典禮上致辭。正如我當日所言,我十分敬仰胡鴻烈博士和鍾期榮博士,對樹仁亦有份特殊的親切感。

得知與饒教授一同獲頒榮譽博士,我只覺「愧不敢當」。饒教授畢生從事中國文化研究,其成就乃國家之驕傲、民族之瑰寶。未想竟能有此機會與饒教授同臺獲頒殊榮,本人榮幸之至!

在此,我所能做的便是向吾輩大師,今天的耀星致敬,並與在座諸位分享饒教授的舉止言談、學問思想對我的啟迪。

有幸得娜嘉‧亞歷山大(Nadja Alexander)教授替我撰寫贊辭,我曾向其贈詩兩句,今天這詩句用在饒教授身上,堪稱恰如其分——那就是「海納百川,有容為大;壁立千仞,無欲則剛」,由鴉片戰爭的禁煙英雄林則徐所作。

此詩前半部分的意思大致為「若一個人的心胸有海的廣度,便能容納數百條河流」。

正如詩中所言,饒教授的專長囊括諸多領域,包括文學、語言學、歷史學、考古學、哲學、書法、繪畫、音樂等等;饒教授不僅深諳中國文化,亦廣泛涉獵歐洲、印度乃至古巴比倫文化,在中西文化疆域中縱橫馳騁,盡顯才華。

饒教授之偉大,不僅僅在於他滿腹經綸、學識淵博,更因其能融會貫通、觸類旁通,並獨闢蹊徑開拓前人所未敢涉及的全新領域。

這種「海納百川」的能力對香港的發展亦至關重要。歷史上,香港乃東西方文化的薈萃之地。來自世界和中國各地的一代又一代移民將香港建成今日之世界大都市。一國兩制的設計不僅使香港重新煥發生機,也令其充滿韌性,充滿活力,充滿機遇。

對我而言,最直觀體現一國兩制的標誌性場面,莫過於在法律年度的開放典禮上,身披各式法袍,頭戴披肩假髮,一身英式裝扮的法官與律師,為中國國歌的奏響而肅然起立。

為應對新憲制所帶來的挑戰,我們需要深入了解中英兩國的制度,這一點不言而喻。然而,更重要的是,我們應首先關注整體的長遠利益,而非局部或眼前利益,應毫不動搖地堅守核心價值和基本原則,並用開明的態度去分辨以至接受非關鍵性的事宜,用謙卑的態度和勇氣去接納差異,用智慧和承擔去正面建設而非負面拉倒。

兼容並蓄並不意味著一味迎合。法律制度中有些東西如容許有一寸偏移,则整個司法公正必將受侵蝕。然而,兩種司法制度的並存並不意味著有一方必然要面對妥協的風險。實際上,彼此可以互相借鑒,並在此過程中檢測各自的制度,以檢討慣性和一貫的應對方法是否仍能適應新的憲制、法制、乃至全球化環境,從而另闢蹊徑以改善或鞏固原有的制度。

香港不僅要加強與內地的聯繫,我們還必須繼續擴大與國際的接觸。如果我們對國際法的領域作深入了解,就會發現,在國際公法和私法已有的規範或新興的框架下,不同的法律制度是可以並存合作的。由於《基本法》的落實,自1997年以來,實際上香港以自身或以國家一分子的名義,已參與更多的國際事務。因此,我們必須明智地利用這種優勢和靈活性。

去年10月於巴黎,《確認書公約》(也稱《海牙取消認證公約》)50週年紀念大會在宏偉的法國司法部大樓舉行。此公約乃一項國際公文法律認證。此次大會上,我向海牙國際私法會議的成員國代表致辭。在發言中,我特別指出,雖然中國大陸尚非公約的用家,但中港兩種司法制度的分立,卻得以令香港繼續使用「確認書」。香港在亞太地區法律服務的主導地位也給國際友人留下了深刻印象。這便是我們的優勢所在。

兼容並蓄的概念與日常生活息息相關,也同樣貫穿於許多法律的分支。它與平等及宣導相互尊重等基本概念是一脈相連的。在諸多反歧視的法律中,兼容並蓄這個概念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並增強了對基本人權和少數權益的保障。這是衡量當今任何國際大都市文明程度的一把標尺。香港及世界其他地區愈發傾向使用調解來解決糾紛,而兼容並蓄的觀念恰恰是這種新型文化的驅動力。這與梵蒂岡神父柯邁•伯克(Cormac Burke)所倡導的深刻道理一樣——法律如醫藥,施治得當應能發揮特有的治療效應。

此詩後半部分的意思大致為「一個沒有私念的人是強大的,就如懸崖峭壁能夠直立千丈」。

就年紀而論,饒教授有著非凡的體魄和精力。由於精力旺盛,有時他還會「童心未泯」。饒教授不僅富有幽默感,眾所周知,他也喜歡在與人握手時牢牢握住對方,以彰顯其過人的體力。我可以作證,我曾以「第一手」的經驗,親身感受過他的力量。那真是一次鼓舞人心的會面。

很顯然,力量和溫暖源於內心的自我。幾年前,饒教授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分享過「心無掛礙」的見解。他說,現代人往往太困於物欲,從而背負太多掛礙。痛苦是人自己造出來的。

除了追逐財富以外,人還有諸多慾望,或為名利,或為獲得他人認可,或其他個人私欲等。這些慾望也許源於一個人對成就感的渴望,又或者源於在某一領域建功立業的追求。如果任憑這些慾望淩駕於追求真理和正義之上,人便會很容易受到外物所支配。

法治的一項核心價值是司法獨立。司法誓言有寫道,要秉持無私無畏、不偏不倚的精神主持公義,不應計較絲毫個人得失。樹仁大學曾將首個榮譽法學博士授予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先生。在他身上,我們看到其堅韌不拔、公正嚴明的個人品質及專業操守。在他身上,我們也看到了一位秉承諾言的法官,遵照法律的規定維護公平,憑藉內心的意志堅守明確的目標,維持清晰的判斷,並作出公正的審判。在他身上,我們見識到一位剛毅之士。

同樣,從貴校創始人胡博士和鍾博士的身上,我們也看到這種剛毅的品質。他們因此受到全社會的尊敬。他們堅守自己理想的教育模式,數十年如一日,不計個人犧牲,致力將樹仁提升爲一所大學。這種精神已經凝聚成一股強大的道德力量,擊退了冷嘲熱諷,排除了眾多異議,並克服了種種困難。

2005年10月,我獲任命為律政司司長。有記者在首次記者招待會上問道,假若被迫違背自身原則,我是否會因此考慮請辭。我當時回答——我不是輕易言棄的人。欣然的是,正如我在告別記者招待會上所說,這種假設性情形從未出現過。但在過去七年中,我時刻提醒自己,不能以保住職位作為必然目的,更不可盲目膜拜此職位所帶來的聲譽。如此,一個人才能放開雙手並且心無旁騖地去做正確的事情,無論處於任何狀況,均能坦然面對反對意見,甚至嘲諷。

大衛•史密斯(David J. Smith)在其獲獎著作《假如世界是一村》中曾得出如下結論:儘管世界文化和宗教紛繁複雜,「己所欲,施於人」是地球村所有居民的共同期望。饒教授恰巧也曾提出「天人互益」之慧語,二者之精神何其一致。两者皆表明,對待任何事情,我們都應從「利人」而非「損人」角度出發,並將「利人」作為生活的終極目標。

今天,面對在場所有的畢業生,我希望你們可以從這個普世真理中獲得啟發,也期盼你們未來的人生會因此變得更加充實、豐富多彩、並充滿力量。謝謝大家。

來源:2012年12月號

Bookmark and Share